Miss.Black&White

Miss.Black:呵,无聊。
Miss.White:嘻嘻,大家一起来·玩·吧~?

《相同的不同》

【文豪野犬】#双黑#原创短篇

天边的云彩一如从前,宛若纯白色的棉花糖,纯净而令人怀念童年的时光
——从小时候起,太宰那个混蛋就是那样的讨厌,仿佛一块永远擦不干净的污垢,会连带着碰过他的人也会变得奇怪

蔚蓝的天空永恒不变,以深邃的眼眸注视着云,同时云也从未离开过天空,即使是在狂风暴雨之中
——你是我曾经的搭档,但也是我一直最讨厌的人,因为我不得不承认没有人比你更了解我,你甚至比我更了解我

轻柔的风拂过花田,扬起带着馨香的花瓣,飞向天际
——我讨厌花,他从来都是转瞬即逝的,在向人展现了自己的美丽与价值后,便无声无息地从人们的眼前消散,从我的眼前消散,我却无法阻止,但现在我可能有些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天气多变,连绵的阴雨下个不停,洗刷了悲伤的污浊
——我是那么的讨厌你,我是多么的希望永远不要再见到你

——我会在你每一次倒霉后庆祝,那是你活该,就像你永远以耍我为乐

——我讨厌输,因为那会被你不断地在我面前提起,就像我在你吃瘪后放声大笑

——现在,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你没有在见到我后,以轻浮的语气和恶劣的态度同我交谈,也没有用各种方法和手段来耍我,甚至都不曾将视线放在我的身上

——为什么你要穿整套黑色的衣服?为什么你要用哪种虚假而奇怪的笑容与身边的人交谈?为什么不仅是港口黑手党,连侦探社的人都在这里?为什么你们都如此安静?为什么......你的眼中流露出悲伤

——你又为什么独自从众人中离开来到我的房子?你又为什么要以那种我从未见过的眼神看着我的照片?你回答我啊,混蛋太宰治!!

——你他妈的给我听好了,我不需要你虚假的同情和悲伤,不管你是以什么样的理由露出那种表情以及来到这里,我不会对你感到一丝感谢,我只想让你现在就从这里滚出去!

中也举起手臂,狠狠地向眼前让自己感到火大的太宰挥出一拳

但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着面前什么都没有照出来的镜子,中也面无表情地慢慢放下了紧握的拳头,回头看向太宰从口袋中拿出的照片,里面的自己一脸不爽的瞪着太宰,自己旁边太宰脸上是无比熟悉的让人讨厌的笑容

“中也,你看我就说你是赢不了我的,我们一直相互咒对方快点去死,但最后还是我赢了”
——这不是你可以决定的事情,我才没有输

太宰渐渐收敛了脸上轻浮的笑容,陷入了沉默,看着手中的照片,略显失神地喃喃自语道:“明明是你输了,但却没有大吵大闹地对我说'我下次一定会赢回来的',还真是让人有点不习惯啊”
——我他妈的也想这么说,但已经没下次了,你明白吗,太宰治你这混蛋!

太宰转头看向镜子,镜中的自己穿着宽松的风衣,头发乱糟糟的有些蓬松,下眼睑处醒目的黑眼圈仿佛在诉说着某些异样的情感

中也将视线线从照片移开,缓缓抬头,直视着太宰的眼睛,恍惚间觉得自己的视线与太宰的视线交汇在一起

时间仿佛已经停止,只余一片寂静,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注视着

这两人是如此的相似,又是如此的不同

相同的是两人都以长久注视的方式想将现在所见的事物深深刻印在自己记忆里,永远不让这一刻淡去;不同的是一个注视着对方,以及再也无法去往的未来,而另一个则注视着陌生的自己,以及再也无法回归的过去

无需言语,无需触碰,无需理解

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对方,也没有人比他们更讨厌对方

“双黑”是他们的敌人在见识到他们的力量和恐怖后为他们取的只属于他们两人的称号,代表着只有对方才能理解的暗号与过去的回忆

在太宰治离开港口黑手党后,“双黑”暂时解散,却在与组合的战斗中重新回归

现在随着中原中也的离去“双黑”彻底消失,却在两人的对视中永存

“我和你是一直港口黑手党的最强组合双黑”
——我和你是曾经是港口黑手党的最强组合双黑

“你是我一直最讨厌的人”
——你是我曾经最讨厌的人

“你是我曾经最爱的人”
——你是我一直最爱的人

“再会吧,中原中也”
——再见了,太宰治

End